一个移居西藏的港青:花两年时间到外面见识,再问自己想过什幺生

作者: 分类: M彩生活 发布于:2020-06-14 478次浏览 64条评论

当大部分同龄人都按照读书—打工—供楼—结婚—生儿育女这样既定的人生轨迹行进时,36岁的Frank Yau却出走土生土长的香港,到千里之外的拉萨定居并经营起自己的旅游生意。5年高原缺氧的生活不容易,但他贪图的是西藏有比香港「更自由的生活和更多的可能性」。


一直以来,西藏都是大众嚮往的圣地,看壮丽景色,听老者诵经,人的心灵能够得到净化。2003至2004年间,Frank第一次进藏,旋即对这片神奇土地着了魔。

「藏族人认为他们一出生就是佛教徒,所以大街上或寺庙裏,随处可见他们默默诵经的身影,这份专注和虔诚很吸引我。」此后几年,他又进藏十数次,拍照、转山、和藏民闲话家常,愈发爱上那裏舒适而恬淡的生活。2011年,经过仔细考虑,他决定定居拉萨。

不要活在没有选择的地方

撇开优美的风光不说,与香港相比,西藏环境荒凉、气候多变且物资匮乏,实非宜居之地。在习惯了安稳生活的港人看来,到人生地不熟的西藏安家看似浪漫,却并不值得尝试。

不过,Frank倒很享受「每天睡到自然醒,不用为赶project而烦心,大部分时间用来阅读、拍照、散步」的半退休状态。

「唯一不习惯的是这裏的饮食很单调,我是个爱吃的人,所以每每看到朋友在facebook上分享美食(翻墙看),都流晒口水。不过我经常同自己讲,做每件事都有取捨。」

他直言,逃离香港是因为自己不适应本地社会的生活模式,生存压力太大。出身于打工仔家庭,Frank从小接受的教育和大多数人一样,「努力读书,之后出来搵钱,再储钱买楼,结婚生子」,这样的成长模式似乎成了人生的唯一选择。

大学读社工专业,由于更喜欢摄影,毕业后他当起自由摄影师,为几本国际杂誌供图。而身边的许多同学则按部就班投身社会服务工作,刚开始大家踌躇满志,但做着做着热情逐渐磨灭,到后来,完成任务只是为了能通过年终考核,可以在下年获得续约。三年过后,积重难返,想再转行已心有余而力不足,害怕从头来过会输不起。

「香港人的收入在两岸三地来说算最高,可我们却最难储钱,因为有住房、交通、吃饭等各种负担。就算年轻时想开家理想小店,从大学毕业出来打工存钱,也要到四、五十岁时才能achieve这个梦想。社会没有给opportunity我们去选择,我们只能工作,而在工作中,最大的损失是慢慢没了自我。」Frank说。

线上线下与朋友们聊天,不少人对Frank的藏地生活表示羡慕,他却反问对方,为何不亲自前来感受。

「每个人都有藉口,不是请不了假,就是想等拿了双粮再辞职,或者是放不下经营多年的事业……其实,30岁前应该花两年时间到外面见识一下,之后你再问自己,到底是选择过安稳的还是特别一点的生活。如果没体验过其他生活方式,就宣告自己无得拣,去埋怨世界,那就不对了。」

一个移居西藏的港青:花两年时间到外面见识,再问自己想过什幺生

香港人移民都会考虑欧美国家,Frank却选择了神秘的高原,自然遭到父母反对,母亲也多次劝说他留下找份稳定工作。「我同我妈讲,你生我出来都是希望我开心而已,如果我在香港生活得不开心咁点算呢?我承认自己有时候很自私,」说这话时,他面带愧色。幸得哥哥在家照顾父母,Frank无后顾之忧地向西藏出发。

孤独星球(lonely planet)的创始人托尼·惠勒(Tony Wheeler)曾说,「当你下定决心要出发,那幺旅行中最困难的部分已经结束」,不过对Frank来说,起步问题解决了,接下来便是如何在当地求生存求发展。

据他观察,近年来愈来愈多的港澳台和外国游客都希望到西藏旅行,唯当地的旅游业质素良莠不齐,许多旅行社都有骗钱嫌疑。西藏天气变化大,旅游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,所以旅行社一般都有条款规定,若行程因为自然状况而耽误或被迫中止,不能退款。

「可是,有些旅行社明知某路段有山体滑坡或封路,却还要带游客出团,目的就是想净赚一笔。」他说,「购物方面,有些导游会带游客去买价格高昂的开光佛珠,因为他们能获得相应回扣,但其实在大昭寺给饰物开光是免费的。」

如何在鱼龙混杂的藏地旅游业中开闢天地?Frank走的是诚信路线:遇到游客提出冒险的行程,他宁愿拒绝出团也要确保对方安全;全程聘请有丰富经验的藏族司机和导游,并要求他们每天报告游客的情况(在他不能同时带多个团时);自己能获得多少景点购票优惠,悉数让利给游客……渐渐地,「感谢阿中悉心安排」的好评在背包客栈、tripadvisor等热门旅游网站多了起来。

「我想赚钱,而不是骗钱。其实当地的诱惑很多,但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守住底线,因为我很惊如果嚐了甜头,万一有更大的诱惑出现,我会因为钱而出卖良心。」他说,「我很感谢香港人这个身份,游客们知道我来自香港,自然会多一份信任。香港人拥有的商誉是父辈打下来的,我会小心保护。」

掣肘重重 生意难做

在藏生活近五年,Frank感叹生意难做,皆因当地存在诸多不合理的现象。

在西藏开舖做生意,除了每月租金,租客还需给舖主支付高昂的店舖转让费。Frank举例,在八廓街(拉萨最旺的一条街)一家600呎的店舖,月租可能只需一万人民币,租约为3年,但3年的转让费则高达80万元,而且合约到期后,租客不允许拆卸店裏的任何装修。

「舖主收了钱后,往往什幺都不管。我租的一家店舖曾发生消防喉失灵的状况,所有存货都给淋湿了,但舖主却可以不赔偿,因为租约没有写明。」Frank告诫,藏区的租赁条例有许多规定十分模糊,所以在租舖前一定要和舖主商量清楚。

一个移居西藏的港青:花两年时间到外面见识,再问自己想过什幺生

Frank表示,生意难做的另一个障碍,是内地生意人不尊重知识版权,盗版产品层出不穷。

他曾经推出一款以西藏景点为主题的幻灯片明信片,灵感来源于诚品书店出售的MIIN最靡台湾风景明信片。他专门联繫製作这款明信片的台湾设计公司,请他们帮忙打造,以确保产品的质量。

没过不久,内地市场就开始出现同类明信片,「很多商家直接在淘宝网上找代工生产,製作成本是很便宜,但成品质量却不敢恭维。」Frank说,「某家大型明信片製作公司有位叫『慈善家』的老闆,他声称所有明信片都是自己拍的,但我发现很多款都出自我朋友。做product的人不讲究,买家也不太care质量。这是最让人痛心的事。」

节录十月份《信报财经月刊》/Android揭页版/iOS揭页版

一个移居西藏的港青:花两年时间到外面见识,再问自己想过什幺生


<<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