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矛盾综合体——谈Google的做事逻辑

作者: 分类: M彩生活 发布于:2020-06-14 395次浏览 32条评论

一个矛盾综合体——谈Google的做事逻辑

照片来源:Flickr

Google 是一个矛盾综合体。它给予我们喜爱的产品,但是也会毫不留情将其杀死;它以 Android 系统佔领了移动市场,但是真正赚钱的却是三星;它承诺公平对待合作商,但是却突然收购了摩托罗拉行动;它是一家需对股东负责的上市公司,但是在它的实验室里,却酝酿着各种疯狂的想法:Google Glass、自动驾驶汽车、气球上的网路 。我们很难确切的了解 Google 要做什幺,以及它做事的动机。

曾在苹果做过 Mac 平台行销主管,在 Palm 担任过产品规划副总裁的 Michael Mace 撰文探讨了 Google 做事的逻辑。他认为,Google 遵循的规则和大多数公司不同。Google 的独特之处取决于三个要素:公司文化、企业治理和人际关係。

从文化上来看,Google 的思考方式和大多数公司不同。许多公司在考虑产品的时候,都会有很长的计划週期,但作为一个网路公司,Google 做事的步调是完全不同的。网路软体是不断变化的,所以无法进行严谨的规划,相反,它需要根据用户的行为随时进行调整。产品成功的关键在于,你能够快速而灵活地做出改进。

Google 虽然是一个很大的公司,但是它强调的是快速反映。它是由工程师控制的,重视科学方法而非商业目标。工程师思维的关键要素是,强调科学的方法:鼓励各种想法,通过控制中的实验来测试这些想法,根据实验数据做出决定。

当然,由工程师营运的公司并非只有 Google,不过这些公司通常强调传统的长期计划週期。Google 的特别之处在于,它把工程师对科学方法的喜爱,以及网路的快速迭代开发结合了起来。这使得 Google 的举动像是一大堆短期的科学实验。因此,Google 常常会公开砍掉自己的产品,并且不会以此为耻辱,或者以堂皇的藉口来掩饰。如果以科学的方法来看待,Google 的每个项目都是一次实验,而实验是需要定期检查的。科学家不会感情用事。在他看来,这是系统运行的规则,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为了最好的结果。

从公司治理上看,Google 的股权结构很特别。Google 是一家上市公司,但是其 56.7% 的表决权股份掌握在两位共同创办人手中。他们可以决定公司做什幺,而且他们不能被解僱。正如 Page 所说,「投资 Google,你是将一个不寻常的长期赌注放在了团队身上,特别是 Sergey 和我身上」。这个长期赌注有多长?目前,Brin 和 Page 都是 40 来岁,他们应该还能够工作 40 年左右。Page 经常谈论他的 50 年计划,因此,他很可能会思考到 2060 年。由于科技的快速发展,我们很难预测未来会怎样,Google 可能会计划任何事情。

特别的文化、特别的治理,两者结合起来形成了 Google 独特的做事方法。它有着短期、可预测的计划週期,但是追求非常长期的目标。从短期来看,它的行为显得很随意,就像是前进道路上的达尔文式实验。

上述的解释并不完美,因为我们还需要考虑人际关係的因素。要理解 Google 的行为,我们需要回顾过去一些年来公司高层的关係。在 Google 的早期岁月里,投资者们说服 Page 和 Brin,请来了 Eric Sc

hmidt 做公司的 CEO。Page 明白自己缺乏做 CEO 的经验,但是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远见。在 Schmidt 担任 CEO 的十年间,两者的关係一直很微妙,他们尊重彼此,但是在公司的发展方向上,两人有着不同的想法。或许正因为如此,在 Page 上台之后,他採取了一系列的新举措,重整公司,精简产品。最令人震惊的举动是收购了摩托罗拉行动。

收购摩托罗拉行动是否正确,目前仍然无法确定。不过,我们可以考虑一下它对于 Google 的意义所在。

一方面,苹果在系统设计上有优势地位,Google 需要更强而有力地看待行动硬体,另一方面,即使不需要硬体生意,Google 能够从对公司的管理中学到许多东西,从而有助于公司管理其它硬体商,最后,如果 Google 需要为专利付出大量金钱,为何不买下整个公司?

收购摩托罗拉行动就像是买一个保险,以免遭到其它製造商打击,特别是苹果。对于 Google 来说,摩托罗拉行动就像是向行动领域进军中一次不寻常的巨大实验。再考虑到 Page 想要实验一下自己新获得的权力,收购摩托罗拉行动并不是那幺难以理解。对于 Page 来说,他可能不会考虑收购是否需要那幺多钱。Google 可以从收购中学得东西,不会在硬体上落后于人。

Google 特别的文化和管理也有其弱点,一是产品的目标经常会变化。Google 会发表一些看起来很重要的产品,但是随着市场的变化、专注点的变化,这个产品会面临被砍的命运,这时候,产品团队会改变其方向。在不断的变化中,很难确定产品失败的原因是什幺,因为变数太多了。二是外部交流上的糟糕表现。一个例子是图书电子化,Google 想要把绝版的书籍放到网路上,供大众阅读,但是它处理事情的方法很笨拙,得罪了作者和出版商。三是产品管理上缺乏艺术。Google 的优势在于快速改进产品的性能和可靠性,但在那些无法透过研究来证实的事物,Google 很难发挥引导作用。使用者体验、新产品类型、了解使用者潜在需求,这些都是靠直觉进行的,很难提前确定对错。即使 Google 内部有非凡品味和远见的人,他们也很难推动自己的想法,因为决策需要科学的验证过程。

对于投资者来说, Google 的关键问题在于,它能够找到搜寻市场之外的盈利点,并且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。而目前的情况来看,Google 面临的风险并不小。因此,如果你是 Google 投资者,公司的状况与上市的时候一样,你是在做一个长期的冒险。Google 与其它公司不同,但是它的行事有着自己的逻辑,你需要以工程师的眼光来看待它。

VIA Mobile Opportunity

<<上一篇: